關於本展
藝術家與作品介紹
推廣活動
媒體專區
參觀資訊
 
  • 奇幻視界:當代影像景觀的形變


    文│邱誌勇(策展人)

    「奇觀並非影像的聚積,而是經由影像中介之人與人間的社會關係。」
    (居伊.德波,1983,《景觀社會》)

    始自於十九世紀,視覺經驗技術化(technologicalization of visual experience)的浪潮不僅拓展了人們的視覺領域(visual horizon),更將視覺經驗變成了商品,這些新的視覺文化非但重塑了人們的記憶與經驗,連同日常生活都被社會的影像增值給改變了。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在《世界圖像的時代》(The Age of the World Picture)中便曾指出,從本質上看來,世界圖像並非只涉及一幅關於世界的圖像,而是指借助於技術,世界被掌握成圖像,因而被視覺化了。 [註1] 爾後,居伊.德波(Guy Debord)以「景觀社會」(the society of spectacle)的論點,訴說著「真實世界已變成實際形象、純粹的形象以轉換成實際的存在」且「在現代生產條件蔓延的社會中,其整個生活都表現成為一種巨大的奇觀積聚,曾經直接地存在著的所有一切,現代都變成了純粹的表徵」。 [註2] 換言之,奇觀將每個人的物質生活變成了一個靜觀的世界。

  • 1990年代之後,動態影像伴隨著越來越多數位媒體的技術,不論是具象或抽象的創作皆大舉進入到藝術展演空間,出現在相關藝術展出之中。在許多作品裡,其以裝置的方式呈現,將影像的時間性「空間化」(spatialization of the image temporalities),影像透過在多元創製與投映方式,被安置於空間裡。[註3] 此外,影像也從固定的展示場景(客廳中的電視、電影院、博物館)進入到流動的開放場域;同時,螢幕也不再只是固定的框格概念,當影像開始投映在各式各樣的載體上,甚至進入城市空間時,螢幕的框線已然消失,建築物、天空,或是自然景觀則成為展示影像的巨型布幕。當影像跳脫固定的螢/銀幕框格,從媒體展示器上出走,進入城市空間甚至無限寬闊的天際,並以各種奇觀之姿湧向消費者或城市漫遊者時,人們觸目所及似乎是無限大、無限多、無固定載體的影像世界。
  • 另一方面,隨著各種數位科技(尤其行動科技)的發展,影像卻又必須仰賴行動科技的小螢幕才能遊走於城市空間。因此,影像不僅從室內走向戶外,影像載體也從螢幕逐漸邁向無螢幕的城市景觀,如今更隨著行動裝置的小螢幕穿梭於城市空間。
  • 具體而言,影像在數位時代裡並非「一個」(one)影像,這意味著它並不存在著一個可以與它自身相對應的存在。甚至,在電子螢幕上輸出這些影像也不斷的混淆我們對於影像究竟「是」什麼的理解。換言之,電子影像是一種以時間為基礎(time-based)的影像,這並不僅因為它擁有接續(succession)的能力,更因為它並非完全呈現在空間或時間裡;它佔有一種持續處於當下不斷生成變化的狀態(a state of continuous present becoming),而數位影像不斷處於變動之中或處於動態變化的狀態,即使它們看起來是靜態的。以致,一個數位影像的本體結構已然成為一個不斷轉變的或自我更新(self-refreshing)的展示影像。就此而言,數位影像不僅挑戰了我們對於影像的一般理解,同時也挑戰了物件或美學客體是如何靜態的處於時空之中。就某方面而言,並沒有所謂的新媒體「物件」(objects)或影像,「元素」(elements)或許是一個比較適切的辭彙,它可能因為輸出的方式或運算邏輯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樣貌。因此,數位音像藝術所涉及的並非某個物件的製作,而是一個訊號(signal)在處理過程或轉變過程中的各種變化。

  • 以致,當代社會是一個被影像、符號與視覺化的語言所圍繞的生活。動態性資料的視覺化允許我們去瀏覽影像與文字形態的資訊,並經驗其變化。而觀看的經驗是奠基於身體感知作為有表達意識主體之上的傳播行為,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便認為,姿態的感官並不是被給予的,而是被了解的;換言之,是在觀者角度上的觀看行動。 [註4]觀者的觀看行為將物質世界與虛擬數位世界中再現的影像,透過其感知接收與表現的活動連結在一起。當觀者專心致力地觀看著多元的數位藝術作品時,其有意義的主體身軀已經和界面連結在一起;數位藝術所應用的介面媒材也因此在奇幻的影像景觀(fantastic image-scape)中被局部穿透了。然而,觀者必須自覺的是,觀看的過程是對介面的凝視,而非看穿界面。當我們將影像的載具當成是一個開啟虛擬世界的窗口時,這個世界便是透過數位科技所呈現出來的視覺化世界,也正因為這個視覺化的世界是藉由數位科技所構築而成的;於是,數位美學的感官經驗無法忽略這個科技的界面與主體身體與感知之間的關係。傅柯(Michel Foucault)便呼應了梅洛龐蒂的觀點認為,視域(vision)必須在現象學的概念之上被理解,因為唯有透過身體主體與世界的互動才能真正地理解視域在生活空間經驗中的意義。 [註5]由於知覺本來就是發生在身體的與感官的層次,所以,微觀知覺本來就已經具有意義了,因為進行知覺與感覺的身體一直是一個活生生的身體(lived-body),也一直在創造社會意義。因此,觀者便透過其多元的互動經驗,使其成為瀏覽者的角色;而影像亦成為傳播過程中愈來愈符合人工智慧的視覺化空間。

  • 由此可知,當我們透過科技而進行觀看時,我們不僅只是看到了科技所呈現的影像,我們更是科技性地進行觀看(to see technologically)。以當代的投影(mapping)影像為例,其視覺特性與影像的移動,讓人們可以看到一種在視覺上不可能出現的現象:我們同時是有意向的主體,也同時是這個世界裡的一個物質性客體,我們既是觀看者也同時是被觀看之物。 [註6]這意味著電影作為一種客體現象是因為在觀看視覺的過程中,觀者因為這些數位視覺影像而轉變成主體;然而,他們也同時是那些被再現的客體。因此,對於數位科技文化的詮釋,不該僅關注於再現的面向,也不該忽視科技的物質性,更應該探究體現主體如何透過科技進行知覺,並且在知覺的過程中,體現主體與客體現象之間是如何相互建構。這樣的影像敘事呼應著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所認為,在新的模仿時代之中,我們已邁向社會發展的全新時代,甚至超越了奇觀社會及其遮蔽的面具,宣稱與現代性生產體制的告別,進入在擬像的世代。於此世代中,真實被本質的,或模仿的事件替代,電子或數位影像、符號或景觀替代了真實的生活與真實世界中的物。擬仿模式產生了幻象以作為真實的替代品,且無所不在。以致,幻象(illusion)成為真實世界的單純符號與圖像,它組成了一個「超真實」(hyperreal)的新視覺經驗領域。[註7]

  • 當自然界與所有相關事物都被科技和自我指稱的符號全面替代之際,人們可以發現,在一個主客體具體被抹去的世界裡,語言不再與牢固的意義相互構連,當獨立的客觀世界被吸收同化被界定為人造代碼和擬仿模式時,充滿著所有不同意願和目的的真實世界被征服了,正如德波所言,社會生活本身已經成為景觀的累積,所有曾經直接存在者均已被再現,早期資本主義社會將人類經驗從「存在」轉為「擁有」;而晚期資本主義社會則是將「擁有」轉為「陳列」。有鑑於此,本展以「奇幻視界」(wonder of fantasy)作為命題,透過連結物質世界與虛擬空間的體現式視域(embodied horizon),窺見「Mapping」作為數位科技與視覺藝術跨域的橋梁,提供觀者各種了解空間、影像與主體之間關係的方式,在一個奇幻視覺叢林中,人們見識了奇幻的(fantastic)「蒙太奇空間化」(spatialisation of montage)的投映表現。 [註8]本展期盼透過來自於世界各國的國際藝術家創作,以及台灣數位藝術創作新銳的作品,以不同的投映技術、影像載體、視覺造型等多元面向,期盼觀者見識到「景觀社會」已經邁進一個新的階段,從一個傳統可以和諧、分離、重疊、爭論、連續或不連續的想像和意義鏈結的視覺表徵外,更透過影像將想像世界和圖像意義製造的經驗透過裝置及其資訊的增加而增強,進而展現視覺圖像化的蒙太奇效果,為影像注入了另一個空間存在面向;而空間面向的凸顯,讓觀影不再僅是存在於觀者與影像之間的活動,更必須將展場空間(特定的建築空間、美術館等)納入影像思考脈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1]吳瓊,〈視覺性與視覺文化—視覺文化研究的譜系〉,《視覺文化的奇觀》。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頁12-13。

    [註2]Debord, Guy. The Society of Spectacle. Trans. Donald Nicholson-Smith. Detroit: Black & Red, 1983. p.12.

    [註3]Steetskamp, J. (2009). “Moving Images and Visual Art: Revisiting the Space Criterion.” Cinéma & Cie, 9(12), pp.65-70.

    [註4]Merleau-Ponty, Maurice. Phenomenology of Perception. Trans. C. Smith. London: Routledge. 1962. p.185.

    [註5] Jay, Martin, Downcast Eyes: The Denigration of Vision in Twentieth-Century French Thought. California: Berkeley, 1993. pp. 386-387.

    [註6] Sobchack, Vivian. “The Scene of the Screen: Envisioning Cinematic and Electronic Presence,” Materialities of Communication, ed. by H. U. Gumbercht & K. L. Pfeiffer,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pp. 83-87.

    [註7]參見:Baudrillard, Jean. Simulacra and Simulation, Michiga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5.

    [註8] Kotz, Liz. “Video Projection: The Space between Screens.” Art and the Moving Image: A Critical Reader. Tanya Leighton eds. London: Tate, 2008. pp. 372-373.